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同年出生、同年入黨,他們在雷神山詮釋“生死與共”

來源:黨員生活網  日期:2020-04-20   編輯:肖晗   字號:TT

分享到:

摘要:4月14日,隨著最后一批患者轉院,武漢雷神山醫院患者清零。雷神山醫院運轉2個多月來,累計收治患者2011人,其中重癥和危重癥千余人,康復出院1900余人,患者病亡率控制在2.1%左右的低位。

今日,武漢雷神山醫院宣布正式休艙。

這所為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而建的專門醫院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在運行期間,它累計收治2011名患者,累計治愈患者超1900名。

在這座寄托了無數希望的醫院里,拼過命的英雄們留下了太多的汗水與淚水。今天,黨參君想和大家分享這些汗水淚水背后的故事——

640.webp

袁玉峰與尚東被人們稱贊為“雷神山雙杰"。

他倆同年出生,同年入黨,

同為外科醫生,

同是單位業務副院長,

不約而同的他們,

應召征戰在同一個戰場——

雷神山醫院。

在并肩作戰的52天里,他們“生死與共”,成就了一段“兄弟聯手戰疫魔”的佳話——

640.webp (1)

“遼鄂千里,心心相印。依依惜別,生死之情。”這是袁玉峰(左)寫給尚東(右)的臨別贈言。

“請你速來雷神山,這里更需要你”。

2月8日,元宵佳節,上午11時。帶領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醫療團隊支援武漢市第七醫院的袁玉峰,接到了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院長兼武漢雷神山醫院院長王行環的電話。沒有半分猶豫,在隨后成立的武漢雷神山醫院領導班子名單中,袁玉峰擔任院黨委委員、副院長,分管醫療救治和院內感染管控。

同一時間,千里之外的遼寧,大連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副院長尚東也被臨危受命:擔任大連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援鄂醫療隊的領隊,率隊馳援武漢!當晚9點,尚東火速集結170多名醫療隊員攜帶醫療物資準時登機。

9日凌晨,飛機降落武漢天河機場。英雄們,相遇了——

640

他,是三轉戰場的拼命三郎!

1971年,袁玉峰出生在湖北紅安縣一個普通家庭。

640.webp (2)

“年輕人,要立志為國家多做點事。”袁玉峰銘記父親的教誨,求學階段十分刻苦,從小就是學生干部。1994年,在校的他光榮入黨。

2001年,研究生畢業后,袁玉峰來到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普通外科,成為一名外科醫生。為了能學到更先進的醫學技術,2008年,袁玉峰遠赴海外求學,先后在日本和法國等多家醫院研修肝膽胰外科。

“我要用最短的時間,學到更多的國際頂尖技術。”在海外,袁玉峰分秒必爭,一年做200多臺手術,最長的一次長達20多個小時。

640 (0)

回國后,袁玉峰將自己所學全部傾注進中南醫院肝膽胰外科,短短三年,就讓科室實力得到了明顯提升。

2014年,袁玉峰開始擔任中南醫院副院長,分管醫療工作。

2019年12月30日,武漢市衛健委一份關于“不明原因肺炎”的通報打破平靜的生活。

640 (1)

資料圖:武漢中南醫院

作為業務副院長,袁玉峰立即行動。將中南醫院原本只能承載不到百名患者的發熱門診擴充到可以接診近400人,同時組織協調將ICU一病區改造成重癥隔離病房,將感染科的四個病區改造成普通隔離病房,都用來收治不明原因肺炎患者。這是袁玉峰指揮抗疫的首個戰場。

1月21日,武漢市第七醫院被指定為新冠肺炎定點醫院,由中南醫院全面接管。袁玉峰受命掛帥出征,一天之內完成發熱門診和隔離病區、重癥監護病房的基礎改造,組建以呼吸、重癥、感染學科為主的多學科專家團隊。1月22日晚上10點,醫院迅速開診,成為武漢市最早應診的定點醫院之一。

出征前,同為醫生的妻子對他說:“一定要活著回來。”

640 (7)

資料圖:武漢市第七醫院全院人員接受武漢中南醫院和該院培訓部開展的防護培訓

“袁院長,今天過年啦。”1月24日晚9點多,武漢下起了小雨。休息的間隙,一位同事給他送來一碗餃子。

袁玉峰這才發現,今天是除夕。他站在七醫院四樓的陽臺上,看著醫院門口雨棚下黑壓壓等待看診的患者,想著防護物資很快告罄,心急如焚。他拿起電話,找朋友、同行、同學,想盡一切辦法尋求物資……

“咬著牙,往前撐,過了最難的時候,就有希望!”正是這樣的信念支撐著袁玉峰,硬是將這家醫院的接診量由平時的不到300人極速提升到了1000人,收治工作終于進入正軌。

640.webp (4)

資料圖:感謝信

可沒等袁玉峰放松高度緊張的神經,馳援雷神山的命令又到了。他二話不講,立馬趕到雷神山醫院——他的第三個抗疫戰場。

在袁玉峰看來,雷神山醫院就是一家“戰地傳染病醫院”:“我和大家一樣,沒見過這陣勢,但是戰場上,怎么能因為沒經驗就退縮?”

全新的醫院,復雜的收治工作,光有滿腔熱血不夠,需要超強的綜合管理能力。

作為分管醫療救治和院感控制的副院長,袁玉峰面臨的是來自9個省市、16支醫療隊、286家醫院的3202名醫護人員的整體調度,還有上萬名依然在施工的工人協調。他既要負責所有住院病人的救治,還要保證所有工作人員不被感染。

640.webp (5)

“當時,雷神山醫院是邊施工、邊驗收、邊培訓、邊救治,這么多人在同一個平面上工作,患者走的路,不能和工人重合,醫護人員工作的區域,要嚴格區分,工作要細致而精準。”那段時間,袁玉峰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大腦像一臺高速運轉的機器。

袁玉峰頭戴安全帽,褲腿全是泥,來回奔波在協調現場,收治病人,同事們都笑他:“哪像個外科大夫。”

“要將所有人‘擰成一股繩’!”袁玉峰將自己分管的醫務管理部分成聯合醫務處、聯合護理部、聯合院感辦等部門,高效開展工作。

院感工作是重中之重。“醫務人員如果病倒了,誰救治患者?”袁玉峰在全員培訓的基礎上,給院區安裝了監控體系,監控所有進入病區人員的行為,“防護服穿戴不標準,立刻整改;醫護人員身體狀況欠佳,立刻休整;維修工進入病區工作,連一顆螺絲釘都不能亂放。”袁玉峰還給院區安裝了44個環境監控點,時刻監控院區的各項環境指標。

640.webp (6)

資料圖:在雷神山醫院救治新冠肺炎患者

剛來的醫護人員心生恐懼,袁玉峰帶著中南醫院的醫護人員率先進“紅區”:“ 有問題,我來擔!”;轉運的病人來了,袁玉峰親自去引導:“有危險,我先上!”

功夫不負有心人,雷神山醫院救治工作有序而高效地運轉起來,所有工作人員無一人被感染。  

他,是立志報國的博士主帥!

尚東與袁玉峰同年,也是1971年出生。他的父親是遼陽市一家國企分廠的黨委書記。

640 (2)

醫療隊隊員在第一天去雷神山醫院上班的班車上

“我家家教很嚴,做一個對國家有用的人的思想從小根植。”耳濡目染下,尚東從小就十分優秀。1994年,尚東本科期間就光榮入黨。

在碩士、博士期間,尚東跟隨導師——中西醫結合膽胰專家關鳳林教授,成為大連醫科大學培養的第一位中西醫結合臨床外科學博士。

2000年,博士畢業的尚東成為大連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一名外科醫生。尚東深知,作為學校培養的該學科第一個博士,他肩負的不僅僅是個人專業的發展,更有整個學科振興的重任。

640 (3)

多年來,尚東開創了中西醫結合微創治療重癥急性胰腺炎的新理念、新方法、新技術,在國際上領先。他救治的出血壞死性胰腺炎患者達數百例。

2014年,尚東開始擔任附屬第一醫院副院長。同時,他還是大連醫科大學中西醫結合研究院的院長、博士生導師。他有很多稱呼:“尚院長”“尚老師”,但是他最喜歡的還是“尚醫生”。作為國家臨床重點???mdash;—中西醫結合急腹癥外科負責人,他身兼多職,依然保持著每年做近500臺手術的超高工作強度。

幾乎每年都要來武漢學術交流的尚東,對武漢熟悉而親切。由于研究領域重合,性情相投,他與袁玉峰在學術會議上相識后,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在收到馳援武漢的號令后,他也是第一時間報名參戰。

640 (4)

尚東說:“我們是下定了向死而生的決心趕赴武漢的,此去不知道會有怎樣的結果。我們寫好了遺囑,大家有一個信念——困難的時候,我們一起扛!”

2月9日凌晨1點,尚東和他的隊友們終于到達武漢。一下飛機,他就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袁玉峰。袁玉峰告訴尚東,他在馳援雷神山的醫療隊名單中發現了老朋友的名字,很激動,特地到機場來迎接他。

“我們要并肩作戰了。”老朋友異口同聲。

640 (5)

凌晨5點,袁玉峰將尚東和其他大連醫療隊隊員送至酒店安置妥當后,拍拍尚東的肩膀:“我們雷神山見。”

2月11日,經過兩天的緊急培訓,尚東所帶領的大連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醫療隊開始進駐雷神山,與袁玉峰匯合。

尚東團隊首先接收的是A13病區。一到病區尚東卻“傻眼”:“我們要先把病房完善才能開始治療工作,但病人已經在等待,刻不容緩。”

水、電、門、窗、醫療設備,病房的點點滴滴,都需要尚東和隊員一一驗收,“負壓病房,稍有差池就會有極大的危險。”

640.webp (7)

醫護人員來到雷神山醫院13病區做準備,尚東在現場督戰

隨著接診病區的增多,尚東和團隊170多名隊員每天都超負荷工作。早8點,尚東都會準時出現在病房,通過音視頻遠程平臺詢問患者病情,和每個病區的醫生進行病例和診療方案的討論。遇到危重病人,他還要組織專家為患者會診。

2月14日,情人節。寒流來襲,武漢下起了雨雪。

尚東的妻子幾次給他打視頻電話,都被掛斷,一家人十分擔心。直到第二天,尚東才回復道:“無特殊之事不要打電話,時間緊、病區忙、任務重。”細心的兒子發現,爸爸已經連續工作了20個小時,微信記錄34179步。

640 (6)

尚東以前很喜歡長跑,曾經參加過馬拉松,最疲憊的時候,他告訴自己:“現在就是跑馬時候的‘疲勞期’,熬過去,就能有使不完的勁兒!” 

戰場,讓他們成為生死兄弟!

在雷神山的日子,袁玉峰和尚東經常各忙各的,難得說上幾句話,開會時才能見面。

每天的例會上,面對來自全國各地的專家們,袁玉峰從不和稀泥:“按照國家頒布的診治指南,你們病區有的病人診斷不準確。”“你們病區管理還要更精細化。”袁玉峰與醫療質量控制組的的專家們毫不留情:“不管你是誰,醫療質量第一,患者至上!”

640.webp (8)

資料圖:雷神山收治首批病人

袁玉峰在雷神山組建了危重癥救治專家組、院感防控專家組、中醫藥治療專家組、心理評估與干預專家組,指導全院病人的救治,讓所有醫療隊遵循同樣的醫療標準,將這所臨時戰地醫院醫療質量“同質化”。尚東的團隊正是經過這樣的“同質”培訓后上崗。

2月12日下午2點,雷神山醫院外停滿了救護車,但是尚東團隊負責的病區內呼吸機、監護儀、氧氣表還沒有到位,病人遲遲不能收治到位。

“這些病人我們暫時收不了,要把設備落實到位才行!”尚東堅持道。

“什么是戰時化?就是有病人來了,不管多困難也要收!”趕來現場的袁玉峰也急了。

兩位好兄弟第一次發生了爭執。

640 (7)

“戰士在戰場上,沒有槍炮怎么辦?”作為領隊,尚東不僅要收治病人,更要對病人負責,對自己帶出來的每一個“兵”負責。

“不行,想盡辦法也要收進來!”作為副院長,袁玉峰必須要完成“應收盡收”的任務。

爭執的結果是協調行動,袁玉峰迅速落實設備,而尚東則同步開始著手準備收治工作。戰場上,分秒必爭!

下午5點半,當氧氣表擰上的最后一刻,病區的病人立刻收滿。“真是驚心動魄!”尚東心有余悸地說。

“兄弟,我壓力非常大,這么多病人等著……”事后,袁玉峰坦言。

“我知道你不容易,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是為了救人!”尚東感慨萬千。

細心的尚東發現,很多新冠肺炎病人由于家人同時感染,出現了悲觀絕望等情緒,有些老人甚至產生輕生放棄治療的念頭。他意識到,患者需要幫助的不僅僅是身體疾病,還有心理。

于是,尚東團隊在病區采用最新的共情醫學治療理念、敘事醫學理念,與病人進行溝通交流,專門買來手機,供年齡大的患者與家人視頻。尚東還指導大連醫科大學15名中西醫結合學院的本科生黨員,通過微信與雷神山醫院的患者們進行一對一的線上指導,幫助患者戰勝病魔。

袁玉峰注意到了尚東團隊的有效舉措,號召大家學習推廣。很快,共情醫學治療成為整個雷神山醫護團隊的共同理念。

尚東團隊的醫護人員還將大連的海蠣子、跨海大橋,武漢的黃鶴樓、熱干面等遼鄂兩地形象從防護服延伸至病房的走廊。袁玉峰積極支持,很快,雷神山醫院冰冷的白色走廊變成了有溫度的醫療區,成為醫患共同戰勝疾病的精神家園。  

640 (8)

在尚東和團隊的精心救治下,他們病區的一位位患者康復出院。

而袁玉峰也在雷神山醫院門口送走了第1位、第100位,第1000位出院患者。

從投入戰斗至今,袁玉峰已經70余天沒有回家。一天深夜,袁玉峰回家拿換洗衣物,隔著小區的大門,16歲的女兒遠遠地說:“爸爸,你好像多了很多白頭發。”3月14日,他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禮物——女兒唱錄了一首歌曲,傾訴思念之情。

尚東在征戰武漢的第10天,也收到雙胞胎兒子寫來的信:“等待你們克服重重困難,攀上頂峰,然后順流而下,回到安全,回到溫暖,回到自己的家……”

3月30日,尚東團隊圓滿完成救治任務,奉命撤離。在機場,兩位好兄弟依依惜別,隊友們稱贊他們倆為“雷神雙杰”。

尚東說:“我們也算是共過生死的戰友了!”

640 (9)

袁玉峰專門托人買了一副黃鶴樓的漢繡送與尚東,并賦詩:“遼鄂千里,心心相印。依依惜別,生死之情。”

兩位兄弟相約,疫情過后再相聚,一醉方休。

目前,尚東已回到大連隔離休整。他所負責的雷神山醫院4個病區,累計收治了221例患者,出院204例。

4月14日,隨著最后一批患者轉院,武漢雷神山醫院患者清零。雷神山醫院運轉2個多月來,累計收治患者2011人,其中重癥和危重癥千余人,康復出院1900余人,患者病亡率控制在2.1%左右的低位。

4月15日,雷神山醫院正式休艙。袁玉峰也開始隔離休整。他說:“我隔離完得趕緊回到中南醫院崗位上,還有很多病人在等著我。”(黨員生活全媒體記者  何四新  趙雯;部分視頻圖片:黎家智 王穎 馮然)

END

來源丨《黨員生活》雜志2020年4月抗疫???/p>

吉林市什么行业赚钱 二分彩开奖 福彩3d太湖字谜乐彩网 江西快三计划手机软件 山西体彩ll选5开奖结果 青海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河南快3玩法中奖规则 体彩浙江20选5杀号 福彩好彩一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pk10人工计划 广西快三属于什么彩票